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cache/bf48570a268ea7c49cd7aee0e0faa41a):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chengbei05.cn/show.php on line 613
科技树上健身私教弄了好几次笔趣阁“百花”开 ——记北京九三“扎根”黄安坨村的十年

原创 科技树上健身私教弄了好几次笔趣阁“百花”开 ——记北京九三“扎根”黄安坨村的十年

北京市门头沟区黄安坨村坐落于京西百花山深处,距北京市中心约120公里,村内人口185户,入村仅有一条盘山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如此偏远的小山村竟办出了一所“顶流”民宿。2013年12月,在中共北京市委统战部的统筹协调下,北京市各民主党派重点支持门头沟区发展“8+1”行动正式启动实施。2014年以来,九三学社北京市委会先后在黄安坨村设立“科技小院”、建起“百花山社”,让村民们看到了黄安坨村更加美好的明天。

中国农业大学理学院教师郭鑫宇在黄安坨村指导“科技小院”学生。(《中国新闻》报任德辉摄)

大学生给果树当“卫兵”

一台无人机在苹果树上空“嗡嗡嗡”地盘旋,继而喷洒出农药……这是近日发生在黄安坨村果园中的一幕。十多年前,黄安坨村发展起了以苹果为主的林果业。如今村里行动不便的老人居多,每到要为果树施药的季节,“科技小院”的学生们便会操纵无人机飞上枝头。

2014年,北京市首个科技小院在门头沟区黄安坨村挂牌成立,中国农业大学理学院教授、九三学社中国农业大学委员会主委吴学民带着他的学生们住进了黄安坨村。从此,身着红色工作衫的学生成了“叔叔伯伯”们田地里的“常客”。

2023年,村里的果树上出现了褐斑病。这种病不仅会造成果树落叶、影响肥力吸收,在果树间的传染还很快。为了尽快确定治疗方案,学生们向农大植物保护学院咨询,通过合理施药,顺利避免果树减产。

为丰富种植体系,近年来,吴学民团队在黄安坨引入了鸡心果、高山芦笋、黑果花楸等适宜当地种植的高附加值作物;实践“林下养鸡”的立体农业生产模式;帮助村民对果品进行深加工等。如今,黄安坨村的果园面积已由2014年的400亩扩大到800亩,相关农副产品销售额近百万元,村民人均年收入由2014年的7000余元增加至2.9万余元。

建筑师接过“接力棒”

离开黄安坨村的果园,沿着村主干道一路向上,几座别致的小院便映入眼帘。咖啡厅、图书馆、空中会客厅、高山足球场……“百花山社”民宿的落成,将村民们陌生的生活娱乐设施带进了山里。

这座“全国甲级民宿”为什么会出现在黄安坨村?2017年12月,在九三学社北京市委会的带领下,九三学社门头沟支部主委、中国中建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规划师吴宜夏走进了黄安坨村,了解到了科技小院“扎根”高山的故事,也在绿水青山间找到了乡村振兴的“密码”。

“从可行性来说,黄安坨村依托科技小院已经形成了农业产业基础,又地处百花山自然保护区,群山环抱、空气清新,具有良好的生态基础。”吴宜夏说。

自2015年以来,深耕城乡规划与风景园林领域的吴宜夏将视野投向了北京、河北等地的乡村,积累了丰富的乡村规划项目经验。然而,黄安坨村交通不便,从市中心开车要走上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吴宜夏提出要在这里办民宿时,大家都认为是天方夜谭。

“为了给游客们一个翻山越岭的理由,首先要给他们独一无二的体验。”吴宜夏说。黄安坨村群山环抱云海缭绕、拥有深厚红色积淀、良好农业资源,还有侏罗纪的古火山口。2023年,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研究所矿田构造研究室主任、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委员陈正乐带队在黄安坨多次进行地质勘测、岩石采样,得出黄安坨村是侏罗纪古火山口的结论,并形成了四条地质研学路线,供游客选择。

“乡村振兴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需要久久为功。既然九三学社在这里打下了很好的基础,那我就有责任继续干下去。”吴宜夏说。

回到村里的年轻人

百花山社的场地流转自村里闲置的宅基地,其中“1080小院”的主人正是“80后”张艳秋。“村里刚要办民宿的时候我第一个签了合同,因为这种方式能把外部的人力、物力引进村里。”张艳秋说。

早些年,张艳秋和村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选择背井离乡、到城市去打工。如今,经吴宜夏团队改造,张艳秋的院子从里到外都焕然一新:原先老旧的砖墙替换成了古朴的栅栏门,内部划分出卧室、厨房、亲子室等采用现代装修风格的房间;院落四周又重新分割出小院,可供多户客人共享山林景色。

“这些年村里有了很大变化,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黄安坨这么个村。”张艳秋说。

百花山社落成后,张艳秋不仅获得了民宿管家这份稳定的工作,还能够守在家里的两位老人身旁,足不出“村”实现就业。“我每天上下班都能从爸妈门前经过,顺路就能进去看看。”张艳秋说。

为了带动更多村民发展民宿,吴宜夏在百花山上开起了“精品民宿公开课”,从选址、管理、服务到生活美学、打造品牌、网络营销,全方位向黄安坨村附近几个村的村民传授办民宿的“秘诀”。如今,黄安坨村将有三处民宿相继建成,为游客提供更多旅居选择。

“办民宿只是黄安坨村发展的起点。当村民们有了持续收入,有了信心,村庄才能留得住人。”吴宜夏说。(《中国新闻》报 作者 任德辉)(完)

  北向资金2月29日单边净买入166.03亿元,单日净买入额创7个月新高。其中,沪股通净买入86.42亿元,连续23日净买入;深股通净买入79.62亿元。2月北向资金4度单日加仓超百亿,累计加仓超600亿元,创近13个月新高。

  第三项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刘光慧、曲静团队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张维绮团队合作的“衰老的程序性机制及重置策略”研究项目。

  当时,尹弘指出,金鹰集团专注实体经济,扎根江西20多年,与江西省合作基础良好,合作领域广泛,是江西外资企业的一块招牌,“希望陈江和主席发挥爱国侨领作用,积极宣传江西、推介江西,带动更多侨资侨智侨力来江西投资兴业,实现互利共赢发展”。

  “吸取教训不能停留在口头上,必须痛定思痛、痛下决心,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和务实踏实的作风,切实抓好安全隐患排查整改整治,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讯  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刘捍东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吴江浩:你所提到的相关人员是因为在华搞间谍活动,违反中国法律而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需要强调的是,只要在中国从事正常商务和交流活动,不非法染指和获取涉密信息,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一些媒体渲染在中国出去散个步、跟朋友喝个咖啡、旅行拍个照都会被拘押,这完全不符合事实。近年来,在华日本公民类似的案件屡有发生,其中不少人曾长期投身中日交流合作,并在两国社会有一定影响力,我们不希望这些人被唆使在华从事违法活动,他们在自身领域可发挥的作用远大于获取所谓“情报”。总而言之,中方将继续大力倡导和支持两国民间交流与合作,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变化。个别人的违法行为与正常的交流合作完全是两回事,不应混为一谈。针对在华间谍活动,中方将继续依法严肃处理。